松本·站不直·潤

枯木逢春 よろしく♪( ´▽`)

【翔润】我是一棵松(2)

既然小松树视角的小甜饼好评如潮(脸呢?
那么我们就继续来一发!仍然是大明星MJx迷弟sho桑的设定哦w



我是一棵松(2)


自从樱井先生跟我爹开始同居之后,这对夫夫(?)就过上了没羞没臊的日子。这狗粮必须好吃!

然而今天他们好像吵架了。

起因是我爹要上剧了,有辣—————莫多感情戏的那种。
樱井先生不淡定了——“为什么又有吻戏?!”
我爹瞄了一眼擅自拿着台本的迷弟,“这是工作好吗,工作!”
“啊啊啊还有床戏?!松本润这种戏你也敢接!!!”樱井先生已经处于暴走边缘。
懒得跟这个一秒成为巨婴的男人理论,我爹甩上了卧室的房门。

额,原来即使是庆应boy,在恋爱中也会智商激降啊…
好吧虽然我是很生气樱井先生抢走我爹啦但是我还是不愿意看到他们吵架呢。我的理想是,世界和平。(正直脸)

更加糟糕的是,第二天樱井先生就出差去了。好像去了挺远的城市,大清早的航班,在我爹起床之前就出门了。

你确定真的不在出发前把我爹哄好嘛,我担心地望着樱井先生拖着箱子的背影。

我爹在看到桌上的纸条时,脸色看上去果然不大好。嗯,非常不好,跟平时的起床气不是一个级别的。我有点方,祈祷着他今天能记得给我浇水。

“哼,心眼小得往里塞一根头发丝都能心肌梗塞。”
“乱吃醋什么的最讨厌了。”
“诶你说他是不是没有以前喜欢我了。”
“自从住在一起之后就再也没有在推特上跟我表白了岂可修!”

…你们每天腻在一起讲的情话光是我不小心听到的就肉麻到飞起你还在意什么推特表白也是够了哦?我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然而又觉得有奇怪的小心思的爹有点可爱。嗯,毕竟亲爹。(?)

“但是…我还是喜欢他啊…呜…”
噫,我爹真是蹭得累。喜欢他就跟他说嘛跟我说有啥用啦。

“我回来了。”

咦?
hello朋友你在逗我吗?早上出差晚上就回来了你也是够了哦?
不过不小心听到我爹的告白的樱井先生看上去真…不是一般的高兴啊,教科书般的喜形于色。

“我在飞机上看到jun酱的cm了哦。因为是jal的航班嘛。”
我靠你什么时候把称呼从松本桑改成jun酱的?!

“看到你的照片就更加想你了…所以就提早回来了。”
我靠居然撒娇?!无耻!不要拿你的头毛在我爹的脖子上蹭啦!!

“之前那么任性惹你生气了,果咩。”
我靠低音炮犯规啊!我爹努力维持着面部表情然而泛红的耳尖出卖了他。

“我听到了哦,jun酱说喜欢我什么的。”
噫,蹬鼻子上脸的男人!寡廉鲜耻!唾弃你!

“What's in the brain that ink may character
Which hath not figured to thee my true spirit?
What's new to speak, what new to register,
That may express my love or thy dear merit?
Nothing, sweet boy; but yet, like prayers divine,
I must, each day say o'er the very same,
Counting no old thing old, thou mine, I thine,
Even as when first I hallow'd thy fair name.”

我靠大学生了不起啊会英语了不起啊有文化了不起啊!还有啊爹你脸红个什么劲你根本没听懂吧…心好累,扶额。

“咦脸红了诶,害羞的jun酱也好可爱!”
“啊啊啊果然还是不想让你去拍吻戏啦!!!(♯`∧´)

喂快把你的爪子从我爹的腰上拿开啦!不要把我爹的脑袋摁在你的溜肩上!啊啊啊不许在阳台上亲亲!凑流氓!没眼看!



end







【这里附上最后那段sonnet的译文w(大意就是莎翁教你如何花式表白 看书看到这一段的时候实力被撩(x

脑袋里有什么,笔墨形容得出,
我这颗真心不已经对你描画?
还有什么新东西可说可记录,
以表白我的爱或者你的真价?
没有,乖乖;可是,虔诚的祷词
我没有一天不把它复说一遍;
老话并不老;你属于我,我也属于你,
就像我祝福你名字的头一天。】

然后感谢看到最后的小天使们!!!
由于还是一只高三汪 所以也许不会定期更文qwq 尽量做到有脑洞就产粮!(^∇^)(大声地告诉我你们还想看这个设定的后续吗ˊ_>ˋ
最后暗搓搓的…求一斤祝福和rp(喂!

评论(24)

热度(112)